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女人能不能说相声引争议(组图)

女人能不能说相声引争议(组图)

2019-04-14 08:49

《我为喜剧狂》三导师英达、谢娜、郭德纲(左起)

《我为喜剧狂》三导师英达、谢娜、郭德纲(左起)

刘译阳在《我为喜剧狂》台上表演

刘译阳在《我为喜剧狂》台上表演


  本报讯

  3月5日是元宵节,也是《我为喜剧狂》第二季开播之日。首期节目虽然涌现出了于中美、曹晗芮等女笑星,让人见到了女性在喜剧行业呈崛起之势,但当晚的女相声演员却只有刘译阳一人被郭德纲收入队伍,可郭德纲却直言,女人说相声并不被看好,女人能不能说相声引发了业界和观众的争议。

  郭德纲说:“有相声一百多年了,女相声艺人少之又少,在相声表演方面有成就的女相声前辈凤毛麟角,鲁殿灵光,没有几位。”为何女性说相声的比例如此偏低?

  女相声艺人数量的确不多,我们盘点一下相声历史,出名的女相声艺人中,老一辈女相声演员有来小如、回婉华、于佑福、魏文华、吴萍等。生于1907年的来小如,几乎是目前追溯到的最早的女相声演员,上世纪30年代后期与弟弟来少如到京津地区谋生,1949年以后曾在天津一些茶社演出。于佑福算是女相声演员的代表人物,被业内尊称为于老姑,与马三立同为相声界第五代“寿”字辈老艺人,曾与马三立、刘宝瑞、郭瑞林等相声老艺人同台演出,也是马三立堂弟马四立之妻。“相声皇后”回婉华则是已故影帝、相声演员牛振华的师父,在相声界德高望重。上世纪80年代中期,相声界还出现了被大家公认的“五朵金花”,其中就有小品演员巩汉林的妻子金珠。另外许多相声大师门下也有一些女弟子,如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唯一的女徒弟单联丽,是出现在春节联欢晚会上的第一位女相声演员。姜昆女弟子夏文兰,冯巩女弟子贾玲,如今都正当红,发展也如火如荼。


  关于“女人能不能说相声”的争议,历来有之,女作家池莉曾在文章中说:“女人一般是不能干男人所干的事情的。如果硬是要干,当然也未尝不可,然而绝对不美。比如搞哲学、说相声、摔跤、当官等等……说相声经常需要插科打诨,嬉皮笑脸,装疯卖傻。男人们做做,开心,潇洒,是一种风度,女人做做,好了,完全是傻大姐一个了。”

  从相声传承来讲,一直都存在传男不传女倾向。早期相声为取悦观众,包袱中有大量“荤口”,因而不适合女性演出。女相声演员艾莉也曾吐过苦水:“女的做相声演员太难,很多包袱男的可以抖,女的就不合适。”

  近年来,相声艺术整体呈衰落趋势,很多女艺人如贾玲,也开始进军喜剧小品和综艺行业,相较相声,小品喜剧为女性则提供了更多发展空间,《我为喜剧狂》的曹晗芮、于中美文能说武能跳,不装傻不扮丑一样逗得观众前仰后合,她们能不能说好相声呢?(欣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