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反腐小小说|让座

反腐小小说|让座

2018-12-17 04:35

  教体苑小区在郊外。县里为“蓝天白云”环保工程实施车辆限号,入县城大家都坐公交车。 

  我来教高中的大哥家串门,返城时坐上了门口公交车。 

  即将发车时,一位打扮时尚的女教师和一位老大爷一起上来。二人望望满员的车厢,抓住了公交车里边的扶手。 

  “咦,这不是王老师吗?”我装作没看见老大爷,赶忙起身为儿子的班主任让座。王老师边道谢边坐下来。 

  不一会儿,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也上来了。“张校长,您坐吧!我颈椎不舒服,站着好点!”王老师又把座位让给了中年男子。 

  下一站,又上来个戴眼镜的男人。 

  “刘局长,您坐这儿吧。我开了半天会,正好站会儿,直直腰!”中年男子又把座位让给了“眼镜男”。 

  突然,一阵急刹车。一直站在那里的老大爷一个趔趄,差点没扑到地上。我本能地伸出手,顺势扶了他一把。 

  “大爷,您坐!您快坐!”刘局长赶紧起身为老大爷让座。 

  “不用,俺们农村人不习惯坐着,站着就挺好!”老大爷倔强地说。 

  “为老人让座是传统美德,您坐是应该的!”刘局长硬是把老大爷扶上了自己的座位。“局长,您坐!”“坐我这儿吧!”突然间,车厢里一下子冒出好几个声音,都抢着给刘局长让座。 

  “谢谢,不用,我该下车了!”随着刹车声响,刘局长下车了。 

  我因为刚才把座位让给王老师而让老大爷站着,脸上一阵发红。 

  晚上吃完饭,我在县电视台的“孝行天下”节目里,突然见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贺县长正蹲在水盆旁,为一位老大爷洗脚,边洗边问:“爹,水烫不烫?” 

  爹?这不就是公交车上的那位老大爷吗? 

  这件事,刘局长他事先知道还是不知道呢?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很希望,那个答案是否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