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2018-11-15 03:25

三个月前,一档由东方卫视打造的相声竞演综艺《相声有新人》,在“相声不易”的艰难困境下走进大众视野,三个月后,没人想到这档聚焦相声这一传统文化的节目,能从一片娱乐喧嚣的综艺“红海”中杀出重围。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今晚,《相声有新人》在无数关注的目光中落下帷幕,历经12场比赛的激烈角逐,孟鹤堂、周九良以致敬经典的表演作品,现场还原相声人的日常练功场景,为真正的相声“大胆发声”,以情怀动人点亮了“冠军之夜”。节目播出这三个月的时间,就是一个大胆的尝试“被证明”的过程,节目所承载的价值观使命、对相声行业的热爱、对文化传承新方式的探索启发都与节目一起,传递给了更多的人。《相声有新人》的厚积薄发,正彰显了东方卫视在喜剧领域独特的品味和绝对的话语权,成功赋予了垂直类喜剧节目新的价值与无限的可能性,让古老的相声艺术开垦出了新活力。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以“活在当下”助力传统文化热

相声回暖奏响“进行时”

“继承经典,活在当下”是《相声有新人》贯穿始终的主线,节目很好地完成了对传统文化的有力传承和对“当下”的关照弥合,这一点在众多优质作品中表现的尤为亮眼。

孟鹤堂周九良根据“占座”现象创作相声,打闹嬉笑中把生活中的不文明现象演绎呈现,引发一轮社会思考,还有在总决赛中对侯宝林、侯耀文、马三立等老一辈相声艺术家真诚致敬,让观众窥见了相声人的初心和坚守。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金霏陈曦通过作品讲述北漂经历,在诙谐幽默的段子中讲述住地下室、住明皇蜡像馆附近、陈曦为说相声38岁牙齿几近掉光的辛酸打拼历程,也反应了一代北漂人的奋斗群像。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陈印泉侯振鹏聚焦都市婆媳关系,通过作品让生活中几乎人人都会遇到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矛盾冲突,形象化地展现出来,笑过之后也有思考。这些取材于日常生活、社会现象的作品,注入了相声人的态度和价值观,平添一份社会责任感,迅速拉近了艺术与大众的距离。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另外,《相声有新人》的舞台还涌现了一大批有自己特色的鲜活相声人形象,他们个性鲜明风格迥异,极大的丰富了舞台的表现元素。“相声黑马”谢金,一路蜕变用实力证明了自己;仿学达人陈印泉,诠释的每一个形象都深入人心;传统相声捍卫者金霏、陈曦以实力圈粉;唯一晋级的女相人姬天语,把相声作为传承使命,成了舞台另一抹靓丽的色彩;佛系单口周培岩自成一派;唯一群口嘻哈F4,迎难而上妙语连珠……这些鲜活的相声新人形象,正是节目发掘的一批正当下的相声新鲜血液,他们是未来推动传统文化焕发生机的新力量,是真正能让逆袭变成“现象”的力量。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更值得一提是,节目开播以来关于“相声复兴”的美好希翼,也正在发生!

曾经生存困难、艰难维持的各地相声园子,在节目播出之后都不同程度的改善了效益。不愿辜负师父的营口相声人李振威,在20进10的舞台上再度归来笑谈相声园子在比赛前后的转变。“父子相声组合”衡小珍、衡治也表示,通过节目,让更多人知晓了相声园子,他还在社交媒体晒出上座率明显提升的视频。通过《相声有新人》关注相声的人越来越多,观众从最初的看热闹开始自发地步入“看门道”的行列,几乎实现了“像喜欢说唱、街舞一样喜欢相声”的文化出圈,标注了下一个国民兴趣的起点。借用召唤师郭德纲在节目里说的一句话“你们带回来的这些好消息,可以看见相声一步步在复苏”。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新语境新表达,“年轻化”突围带来新启发

都说《相声有新人》是综艺界突然间冒出的一匹“黑马”,但其实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节目的成功并非偶然,节目为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带来了值得借鉴的启发。

首先是年轻化表达,抓住主流群体的影响力,从而倒逼相声门类自身的突破创新。相声作为150多年来中国语言艺术的结晶,它的传承需要新人的不断涌现,《相声有新人》恰恰扮演好了这个喜剧断层“缝补者”的角色。节目中一大批90后相声新锐,以新鲜跳跃的思维走进大众视野,太多相声新生力量,都展现出了对艺术的坚持。作为青年相声演员,他们是新时代新语境表达的“输出口”,他们更有态度和激情,同时也不缺乏对传统艺术的坚持。95后“眼线哥”辛杰,是舞台上最年轻的一颗星,他与搭档姬攀用年轻的视角、流行的方式诠释相声魅力,扬言要“C位出道”,以独特的气质冲击着传统艺术。

《相声有新人》逆袭“出圈”: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

马小跳、陈艺诚,作为兰州唯一一个相声园子里,坚持到最后的90后相声演员,在他们身上就展现出了相声传承希望的火苗,虽然依旧艰难,但却为整个相声行业带去了光亮。

其次,相声这一传统艺术门类走上电视表达,需要作出新尝试。《相声有新人》开创性地引入了网综赛制,海选时期的“四分钟”压缩赛制到后期有递进的升级,整体以短平快为主,有激烈冲突也有“呼吸感”,比较符合当下年轻观众的审美,诞生了诸多精品。引入battle筛选更有实力者,捧逗互换全面考核相声人综合素质,还有魔王挑战赛、激烈车轮战,丰富多样而又有层次的赛制设置,在电视表达与文化传承方面找到了合适的平衡,给相声艺术带来了新的活力。

最后,《相声有新人》的“野心”绝不仅仅停留在“让强者更强”,除聚焦相声重镇之外,也为贵州、营口、大连、兰州、山西等地的“相声荒漠”带来了“甘露”,拓宽了相声的影响力地图。相声要实现全面发展,靠的是全国各地相声园子共同的力量,这些远离相声重镇之外的地方,依然有着一群为相声挥洒青春和热血的人,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回馈着观众,他们需要舞台和表达的窗口,《相声有新人》无疑是那个主动伸出“橄榄枝”的舞台。